為經常帶著相機的媒體工作者,常會遇到一個問題:在悲劇發生的當下,身為掌鏡者的責任是什麼?是否要繼續記錄事件或是放下鏡頭進行干預?

 

顧忌,是一個嚴肅的詞彙,代表著當一個人面臨道德困境的時候需要作出挑戰自己道德極限的決定。

曾經有玩具公司推出了一個"道德困境"的紙牌遊戲,遊戲公司在卡片上印上挑戰玩家道德的一些問題:「上班途中,前面有慈善團體在籌措資金,你是否要避開?」或是「你聽到打罵小孩的聲音,疑似鄰居在虐待他們的孩子,你是否要打電話報案?」這樣的遊戲雖有趣,但有時候回答出來的答案卻可讓場面尷尬。即使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也常會面對到道德的困境。

「大多新聞記者或是紀錄片的攝影師在過去,最容易在『第一線』遇到這類狀況,不過現在每個人手機都有鏡頭的情況下,這已經是大多數的人都有可能遇到的抉擇。」

 

 

一個例子發生在1991年3月3日的洛杉磯,當時喬治霍利迪(George Holliday)從他的公寓陽台上面拍攝到當地的警方追捕拒捕的建築工人,在影片中可以看到警方對工人過度的使用暴力。這段影片由洛杉磯電視台播出後,立即的被全國各地的其他電視台轉播,也引起了公憤。在有爭議的陪審團裁決後,也間接造成洛杉磯發生暴動事件。這支影片最後產生的眾怒造成了63人死亡,超過2000多人受傷以及接近10億美金的企業損失。這個事件的始末也引起了不少的討論與爭辯。如果當下是你的手上有相機,你會怎麼做?

無論是面對怎樣的暴力行為、令人痛苦的自然災害、令人髮指的罪刑、生病或是受傷的生物…等等的不公正以及危及生命的事故,你都擁有決定是要拿起相機紀錄或是放下相機來進行干預的決定權。

雖然在極端狀況下每個人所做出來的即時直覺反應都可能不同,儘管如此,還是可以挑戰自己:設想遇到類似狀況下你會怎麼做? 如果真遇到了,如何讓自己選擇最好的方式來提供幫助? 讓自己用最有力、最有效的方式來幫助事件中的人。有些時候即使未進行干預,而影像的影響,卻更可以在事件發生之後實現正義,即使當下你無法預測其後座力如何,就像前面所提到的例子。

無論選擇紀錄與否,都是每個人都必須做出的決定。

 

廣 告


來源:Videomaker